案號:士林地方法院96年度訴字第1267
案件經過:
老張經營不動產代銷公司,甲君是同行,見老張生意做得不錯,就與老張談業務合作,其中約定由甲君擔任該公司負責人。後來代銷生意合作結束,甲君也卸 下公司負責人的身份,但是甲君對於與老張合作期間之帳目有意見,甲君認為他分得的款項不夠多,甲君為了進一步得到公司的會計資料,竟未經老張同意,仍以公 司負責人名義、蓋用自行刻製的公司大小章,製作乙份申請書,向業務往來的建商調取該公司的發票資料,經老張發現報警後,送請檢察官偵辦。
關鍵法律分析:
       甲君已卸下公司負責人的身份,就不可以再用該公司的名義出具任何文書給他人,他的行為已涉嫌觸犯偽造文書罪。甲君向檢察 官辯稱:他有卸任負責人身份,但是他以為製作申請書的時候,公司還沒有完成變更登記,他以為自己當時還是負責人。甲君所採取的策略是想要阻卻他主觀上的犯 罪故意;針對這點,身為老張的律師早有應對的方法,老張手頭上有甲君簽立的乙份切結書,切結書清楚載明甲君同意終止與該公司的一切合作關係,時間點是在甲 君出具該申請書的前幾個月,證明甲君老早就知道自己不是公司負責人了。另外,律師也請老張向台北市商業管理處調出當初公司變更負責人的卷宗資料,裡面有甲 君自己簽署變更負責人的同意書,也同樣可以證明甲君知道卸任公司負責人的時間點,因為罪證確鑿,檢察官便將甲君以偽造文書罪名起訴。
案件發展結果:
甲君在刑事庭一審審理時,經過法官的勸籲,已經認罪在案。